醴ヶㄛ鼠侗眒婓嫘笣﹜毞踩﹜酗伈﹜拸柈﹜痑笣﹜挕犖﹜控儔﹜昹假﹜傖飲﹜朻栠﹜鰍譴脹華扢蕾賸數講﹜潰聆妗桄弅ㄛ茧衄珛昢毓峓葡裔姘腔56模煦﹜赽鼠侗ㄛ褫砃諦誧枑鼎婦嬤數講苺袧﹜褫蕞俶迵遠噫彸桄﹜萇棠潭敯麮漶Ⅲ楛ˉ麮漶〨備滂麮漶Ⅲ耕孚笥齤矬痤黨閣彊蝦嬣曌麮漞昢﹝﹛﹛紾謑韓佽ㄛ汁縓酸磩牲屎擅賱埶嬤翋霜刲坰竘э﹜茼蚚庈部婓囀腔跪湮す怢ㄛ孩縌翹剸窏巡蟆碻晾蚑800勀沭ㄛ揭离н巡蟆澉pp摯跪濬聒唳栲汜こ2300豻遴﹝

襖犖齪悵翩嬴赻芘溫庈部眕懂ㄛ眕むこ窐蚥謎﹜髡虴袗埣腕善賸嫘湮秏煤氪腔狤氶ㄞ閰蝳雓f坡  精神之火傳遍八方  滹沱河水長長流淌,崗南水庫建設繁忙。1958年,因崗南水庫蓄水,西柏坡村的中共中央舊址搬遷。1970年在距原址北移500米,海拔升高57米的地方進行易地復原建設。1982年3月11日,國務院公佈西柏坡中共中央舊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然而,這塊國寶依舊寂然無聲。  我曾看到一幅1991年西柏坡紀念館的圖片,碧波盪漾的湖水旁,一片土屋,仍是山村模樣。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陳寰,解放戰爭時期曾在西柏坡附近工作,40年後,他重返西柏坡時,看到了這裡在管理和人民生活方面樣樣落後,曾給當時的河北省領導寫過一封信,希望河北把西柏坡的工作搞上去。  1991年,張志平任西柏坡紀念館館長後,首先提出一個口號,艱苦奮鬥三五年,把西柏坡建成全國一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並提出了把革命傳統教育和旅遊開發相結合的工作思路,這在當時是很大膽的,是開拓性的……從此,一個嶄新的西柏坡模式開啟了。他不再等待,而是集合起隊伍,一隊隊走出西柏坡,開始了一場艱難的,跌跌撞撞的行軍。  那段時間堙A省會石家莊的機關、企業中,常常看到來自西柏坡風塵僕僕的募捐者,安康美、范素梅、趙會雲、史進平等來自革命聖地的工作人員,拿上一份材料,帶上一本電話號碼本就出發了,每到一個單位先進洗手間,洗把臉,整理好自己,開始想盡一切辦法募捐。有人懷疑他們是小偷,有的單位把他們當成盲流攆來攆去,有冷眼,有尷尬,受了委屈擦把眼淚,就過去了,反正也不在乎了,為了西柏坡的前景,他們都豁出去了。  一筆筆匯款到了西柏坡的賬戶上,水泥、電纜、自行車、口罩手套,甚至還有一架舊飛機,源源不斷地運到紀念館,他們把欣慰寫在臉上。今天我們看到,1993年的功德碑上,兩百餘家捐款單位和個人,捐款近兩百萬元,而那時紀念館的經費每年才11萬元。  1992年開始,來西柏坡的人們陸續看到,西柏坡石刻園、雕塑園建起來了,五大書記塑像豎立起來,西柏坡紀念碑聳立在蒼松翠柏當中,三大戰役雕像建起來了,文物的徵集、研究不斷取得豐碩的成果,反映西柏坡的畫冊書籍一部部出版……《新中國從這裡走來》主題陳列確立並幾次修改完善,被國家文物局評為1998年度全國十大精品陳列。  在基礎陳列和設施不斷建設當中,一支由西柏坡講解員組成的西柏坡精神小分隊,也開始活躍在全國各地。他們創作了一批歌頌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西柏坡偉大實踐的文藝節目,全體隊員自編、自導、自演,用說、唱、舞、小品表演等群眾喜聞樂見的演講和表演形式,進行巡迴演出、巡迴展覽。這一特色宣講隊伍逐漸成為西柏坡的品牌,走到了全國革命紀念館的前列。幾年時間,演出團由原來的13人發展到近30人。旅遊旺季的晚上,演出團為留宿西柏坡的客人演出,淡季就到外地演出,京、津、晉、魯等周邊省市有著他們的足跡,中央警衛團、中央機要局、釣魚臺國賓館、毛主席紀念堂等單位都曾飄揚著他們的歌聲,並時常在中央、省、市電視臺亮相。  這些年來,幾百次的演出,幾百次的征戰,可以說這也是一支宣傳隊伍的土八路,隊員們的演出都是自己化菕A常常靠一隻口紅打天下,多少艱難,多少辛苦,無法計算。今天我們知道的是,新中國從這裡走來的口號已深入人心,西柏坡精神之火傳遍了四面八方。  紅色的初心永琚@ 晨曦悄然漫過太行山東麓,薄霧中,柏坡嶺漸漸明晰起來。  這個季節,青女素娥的長袖剛剛舞起。坡上,松柏依然蔥蘢青翠;坡下,柿葉紅,蘆花白,金菊怒放。柏坡湖中澄澈的湖水,輕吻堤岸,發出輕扣翡翠般的和鳴。  太陽噴薄欲出,一群身著綠軍裝的年輕人踩著緋霞走出。須臾,在土坯壘就、灰沙砸頂的領袖舊居中,在敞亮的紀念館展廳堙A到處閃動著他們挺拔的身影。他們灑掃庭前的落葉,輕拂領袖桌上的塵埃。而後,早來的瞻仰者進入他們宣講的陣地,頓時,個個青春的臉龐上溢滿朝陽,脆亮的聲音開始敘說新中國的那段輝煌。  西柏坡每天都人流如織,給這支講解隊伍帶來了壓力。前些年,我專門採訪過這些年輕的講解員,他們有時一天工作時間長達十二三個小時,有的帶病堅持工作,有的顧不上吃飯,就著涼水吃麵包。他們統計過,最多的一個上午講過60批觀眾,最多的一天敘述過150次相同的內容。但是,千百次的重復沒有讓他們的情感幹澀枯竭。他們總這樣樸素地想:這些人很可能一輩子就來一次,一定讓人家不虛此行。所以,毛主席推過的碾子、朱總司令用過的金屬桌椅、董老紡線的紡車、周總理雨夜救親人的馬燈,在他們的講述中永遠具有強烈的感染力,他們一次次讓觀眾心潮起伏,他們的心也一次次被這些動人的故事激蕩。  半百一席柏坡夢,一朝重返淚千行。周總理當年的警衛,如今年逾七旬的魏玉秀老人來到總理舊居,未進門已泣不成聲,進屋就伏在總理用過的桌子上嚎啕大哭。年輕的講解員們怎能抑制住自己的熱淚,他們停下講解,此刻講述解說的語言顯得那樣蒼白,但他們努力記下老人哽咽的每一句話:上邊的抽屜放著主席未批閱過的文件,下邊放著已經批閱過的,這邊是各地的來件……周總理很節約,鉛筆短得手捏不住了也捨不得換……這些難得的歷史素材在書本堿O找不到的,他們牢牢記住,以便講給後人。  你們天天講煩不煩?觀眾這樣問,我也曾這樣問。他們的回答富有詩意:西柏坡的太陽天天都是新的!  細問得知,此話出自曾任西柏坡紀念館副館長的李慶安之口。他放棄了河北師大優越的工作環境,主動從大城市調到西柏坡,在西柏坡工作了許多年。他也是幾十年來諸多投身西柏坡事業,最終成為紅色專家學者的其中之一。  正是這些保持著百倍熱情的西柏坡人,把紀念館陳列、展覽、館容、館貌等都保持得非常好,把西柏坡建設成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的排頭兵。  而今,西柏坡早已成為全國著名的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還是全國精神文明建設工作先進單位、國家一級博物館、國家5A級旅遊景區。近年來,又陸續建成開放了西柏坡國家安全教育館、西柏坡廉政教育館和中央部委舊址區等,教育功能日趨完善。2018年參觀人數達到了510萬人次,西柏坡成為中國共產黨人的重要精神家園。  最近一次去西柏坡,清秋爽風之中,西柏坡紀念館黨委書記王紅給我講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宣傳和發揚西柏坡精神更具有時代性和現實性。怎樣讓西柏坡保持一流,是他們思考最多的。她講道,宣講形式依然在不斷創新,黨的十九大精神融入講解詞,80分鐘的情景講述劇即將推出,智慧景區的建設正在完善……  登車即將離開西柏坡,天色漸晚,廣場上矗立的五大書記塑像前,一排排、一隊隊的瞻仰者依然絡繹不絕。  巍峨太行長空下,鮮花燦爛,松柏青蔥。老一輩無產積極革命家腳踏厚土,並肩前行,凝視著歷史的遠方,凝望著中國未來的偉大復興。他們如炬目光中懸挂著民族精神的明燈這裡是中國的西柏坡,這裡趕考的腳步不停,這裡紅色的初心永琚C(程雪莉)

456